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 > 跳出循环 >

这家日企雄心勃勃来华搞循环农业耕耘十载为何又黯然退出?

发布时间:2019-05-21 14:2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导语:近日,知名日企朝日集团无奈撤退在中国的农业和乳业事业。这家原本致力于推广日本先进的循环农业理念的日本企业最终选择放弃的根本原因竟然是,在中国很难找到未被污染的土地。

  又一家日本知名企业选择了从中国退出。曾经被视为中国农业学习榜样的日本朝日啤酒公司,近日决定出售在山东耕耘了十年的农场和牧场,这意味着朝日集团放弃了在中国的农牧业相关业务并将两个生产基地出售给中国的新希望集团。

  十年前,朝日集团雄心勃勃,意欲在中国市场进入日本最先进的农业理念、技术、管理和运营模式,想打造甚至推广高端农业板块。 可如今,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令人唏嘘。

  朝日绿源公司是由朝日啤酒株式会社、住友化学株式会社、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于2006年5月与山东省莱阳市共同成立的公司。公司主要从事蔬菜、水果、牛奶等高附加价值农产品。2008年,双方又设立“山东朝日绿源乳业有限公司”,从澳大利亚引进优良的奶牛,生产高质奶牛制品。并与绿源农业高新技术有限公司连动,将牛粪用于有机蔬菜的种植。

  这样一家在日本有过成功经验,在中国获得地方政府大力支持的企业缘何退出?日媒报道的原因令人有些啼笑皆非——朝日绿源在华生产的鲜奶其主要目标消费群位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因此,产品运输必须通过冷链物流。但中国的冷链物流目前远远落后于日本,并不能实现日本那样的畅通与保质的渠道,因此,这些高质牛奶的销售市场一直无法打开,因此决定终止在中国的农业与乳业的事业,今后将主要精力集中于啤酒主业。

  由此可见,朝日绿源的产品品质还是得到消费者认可的。那么,朝日绿源为什么推出中国市场?真的如公司所说是因为中国糟糕的冷链物流吗?专家表示,尽管中国冷链物流落后于发达国家,但满足基本的冷链物流运输还是不成问题的,对于“高质牛奶的销售市场一直无法打开是由于中国的鲜奶物流并不能实现日本那样的畅通与保质的渠道”的说法,相关专家表示并不认同。

  那么,如果并非是冷链物流的原因,那又是什么导致朝日绿源的放弃呢?首先,我们先来看看朝日在华是如何经营农业的。朝日绿源公司是朝日和山东莱阳市政府合作的项目。公司以循环农业为模式,租地1500亩、租期20年,种植草莓、甜玉米、小西红柿、芦笋、生菜等蔬菜种子、栽培技术、管理方式都由日本引进。农场里每头身价2万元人民币的奶牛均乘专业运输机或轮船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运抵山东莱阳。

  从表面看来,这家日本企业很有些神秘色彩,用附近村民的形容,就是一个字——怪。1500亩土地由铁丝网围绕,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即时新闻媒体参观,也很不容易得到许可,甚至会被赶出来。

  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是这家公司的生产方式。朝日绿源项目启动之后,公司首先对土质进行了检测,结果发现了污染,公司当即决定,先涵养这片地五年。这一来,土地杂草丛生,这使得附近居民怀疑,朝日绿源压根就不是种地的,而是别有目的。

  这家公司取水方式也令人狐疑,一般农户打井10米取水灌溉,这家日本公司为杜绝污染打深井200多米,联想到近年中日关系的紧张,甚至有人怀疑“日本人攫取中国稀有矿藏”。此外,朝日绿源在种植过程中,果蔬生了虫也不打农药,害虫肆虐甚至连累到附近农地的庄稼,附近种植户曾经要求补偿损失。 朝日绿源的管理制度也极为严苛,工作人员不得用手触摸奶牛,不得对牛大声喊叫;如果某天死了一头母牛,职工要集体默哀;生产后的母牛要喂食日本味噌汤(以鲷鱼、红白萝卜、鱼骨、味噌等材料制作而成的一道日本料理),以促进食欲……

  朝日绿源的最大特色就是践行了日本的循环农业。简单来说,就是基本上不施用任何农药、化肥,种植的玉米秸秆可以作为奶牛的饲料,而奶牛的粪便又可用作农作物的肥料,以改善土壤质量,从而提高农产品的品质。整个生产过程不使用任何农药、化肥。

  这绝对是不折不扣的绿色农产品。中国很多企业虽然号称生产的绿色,有机食品,但却无法得到中高端消费群体认同,这并非是营销手段的问题,而是这些产品根本就不是这正意义上的绿色、有机农产品。这从朝日绿源因为土地污染,不惜将土地闲置五年就可见一斑,中国又有几家企业能做到?

  最终,朝日绿源的产品终于面世了。甫一亮相,就创造了客单价的记录。在一线城市的商超,其主要产品的价位是:草莓320元/斤,甜玉米8元/个,牛奶每升价格超过20元,以上价格均是国内最高端产品价格的数倍。

  我们都知道一个基本公式,销售额=客单价*销量。尽管,朝日绿源客单价相当高,但是销量有效,最终难以实现规模经济。推出前销售收入每年只有1亿多元人民币。 且由于成本居高不下,朝日绿源始终处于亏损之中,是在中国很难实现规模化发展。

  为什么朝日绿源就很难实现规模经济呢,难道不能复制吗?尽管循环经济的模式已经很成熟,但是其复制却受制于资源约束——没有被污染的土地过去稀缺,在中国极难找到。早在2003年12月,朝日开始组织农业专家进行可行性调研,先后对山东淄博、潍坊、胶南、章丘和莱阳等市8块农地的水、及土壤等环境指标进行了两年多严格考察。 但是,作为朝日集团派驻上述两家公司的监事孙英豪说检测结果表明,8块农地的土壤均不符合种植绿色果蔬的要求,最终选择的莱阳沐浴店镇也不行,所以公司光养地就养了很多年。 突出的问题之一是,尽管这里土质肥沃,仍过量使用了化肥,因此土质出现了退化。

  这就是为什么朝日绿源为了一块无污染的土地,宁可让其闲置五年。这是多高的机会成本?但是,如果不这样做,又很生产出绝对的无污染产品。

  最终,朝日绿源找不到合适的,没有被污染的土地,没能实现规模经济,导致产品成本居高不下,最终这家日本企业只能饿选择无奈的放弃中国市场。

  众所周知,先天资源禀赋是日本农业的短板。日本农业存在两大先天不足,其一,日本是岛国,耕地面积较小,人均耕地面积更是少得可怜。其二,人力资本方面,日本是一个人口老龄化的社会,农业人口平均年龄较大。

  虽然面临这样的资源约束,日本农业仍然保持的日本特色以及极高的效率。日本农业有两个最大的特点,其一是精益,就是不断运用科学技术提升农业运作效率。其二,就是高度重视农业的环保和食品安全,日本消费者对不用农药化肥的农产品的需求日益增长。

  作为日本企业的优秀代表,日本朝日看到中国巨大的市场以及推广循环经济的巨大潜力,于是来华投资,尝试在中国推广循环农业的经济模式。

  为了推广循环农业,2006年5月,朝日啤酒株式会社、住友化学株式会社、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与山东省莱阳市政府共同成立了以蔬菜、水果、牛奶等高附加价值农产品的生产、加工、销售为目的的农业公司。朝日绿源引进日本先进农业技术,约100公顷的农场为基地有效的利用循环农业、节能设备、IT、实施构筑从农作物的栽培到物流、销售一条龙的食品系统及严密的质量管理,向中国国内提供安全,安心,美味的高附加价值的农产品。

  朝日绿源所推广的生态循环农业,简单地说,就是在良好的生态条件下所从事的“三高农业(高产量、高质量、高效益)”,不单纯地着眼于当年的产量,当年的经济效益,而是追求三个效益(即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的高度统一,使整个农业生产步入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轨道。把人类梦想的“青山、绿水、蓝天、生产出来的都是绿色食品”变为现实。

  朝日的退出值得我们深思。当我们在考虑打造农业品牌时,却常常忽略了农业的本质,就是产出绿色、安全的农产品。我们会考虑如何利用互联网改进流通端的效率,我们会考虑利用社交化媒体培育粉丝,运营社群来完成聚粉和引爆社群。但是,我们却没能确保产品本身的绿色、环保。

  一位知名高校的博士生导师曾经带学生到农村调研,他发现相比日本村庄的干净、有序,中国农村的状况常常要用千疮百孔来形容。多年来,农村地区的环境污染非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是日益加剧。我也曾经到一些农村地区考察,原本清澈的水塘被染成了五颜六色,一些牲畜养殖场也是臭气熏天,农药化肥的滥用更是习以为常。

  朝日绿源在绝望中国退出的同时,一个日本人则选择了坚持,他就是来中国推广循环农业的川崎广人。

  川崎广人在日本时,有时候会听到一些老专家批评中国农业的状况很糟糕,但却提不出什么解决方案。

  于是,川琦广人来到中国。川崎广人很快发现了中国农业的问题:频用化肥,这就好比运动员用兴奋剂,短期效果可能立竿见影,但是长期下来会使土壤板结,贻害无穷。川崎广人提出了循环农业和堆肥理念。也坚定了要来中国发展农业的决心。

  川琦广人辞别了在日本的妻儿,只身一人来到中国。从此,他开始了在中国农村推广循环农业的“云游”生活,靠着一口蹩脚的日本式汉语,他开始自己推广循环农业的旅程,他遇到的是各种困难,对循环农业的不理解,甚至冷嘲热讽,最终他花光带来的积蓄。

  当他近乎绝望之时,川崎广人在河南的小刘固村遇到了一位叫李卫的农场主并呆了下来,他开始帮助李卫的农场推广循环农业,并且开馆授徒弟,培养农技学员。

  好事多磨,川琦的循环农业在农场取得了初步成功,他运用循环农业种出的西红柿品质相当好,据说能吃出“初恋”般味道。

  在河南取得成功后,川崎广人还去了山东的农村给和农民讲解一些农业知识。他还去了偏远的甘肃、内蒙一带,把循环农业和堆肥技术推广给当地农民。

  川崎广人总是引用圣经里的话:“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川崎广人选择了走一条窄路,但是这条窄路却一路风景秀丽。川崎广人说,在河南小刘固村我可 以努力工作的,是70年间人生中最幸福的时间。

  一方面是朝日在中国践行循环农业之后,退出了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一位年逾古稀的日本老人,却在中国农村坚持了他的循环农业的梦想,这既让我们看到深刻反思,也充满希望。从苏丹红到毒大米,从三聚氰胺到农村环境的千疮百孔。

  实际上,中国农业一直在寻找商业化上的“捷径”,当然,中国人口众多,需要农业的高产,但这并不意味着要接受污染。农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一个农业强国应当不仅仅遵循产量标准,还应当坚持健康标准。近年,物联网、互联网、品牌化的方式成为中国农业变革的主要动力,但这主要属于商业化的范围,我们在依靠互联网、物联网提升农业种植和流动效率,依靠品牌化提升农业附加值的同时,也不应当忘记,如果没有优质的产品,这些就会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从这种意义上讲,打造出绿色、健康的农产品是强大农业的基石,也是中国农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

  《神农岛》特约专家稿件,独家首发,原创不易,欢迎分享,转载或摘录请注明作者:赵晓盟,来源:神农岛,ID:sndfly

  中国特产品牌营销的开山之作、神农岛首席专家娄向鹏的新著《大特产——让地方特产卖遍全国》,已经正式与读者见面。

  娄向鹏被誉为中国品牌农业第一人,新书《大特产》是《品牌农业》的姊妹篇。这是目前国内第一本从市场、消费、品牌、营销角度研究中国特产的专著,首次揭开了小特产做成大品牌的密码。

  本书得到国家农业部前副部长刘坚、联想佳沃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陈绍鹏、三全集团董事长陈泽民、史丹利农业集团总裁高进华、拜耳作物科学大中华区总裁黄伟东等业界大咖的热情推荐。刘坚部长表示:“我和娄向鹏的共同判断是:中国土特产迎来了难得的大发展机遇期!土特产品牌的问题是多而不强,真正打响的品牌不多。这方面娄向鹏是专家,希望大家能够在书中找到满意的答案。”

  不够尽兴?猛戳↓↓“阅读原文”↓↓查看所有历史文章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mundosl.net/tiaochuxunhuan/12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